正在加载数据...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秦邮文化传人朱延庆

 

朱延庆,1940年出生,高邮人。他父亲是一位风水先生,比起一般的农民,要多懂一些文化。加上中年得子,对他一直宠爱。读书时,朱延庆的成绩就非常优异,初中毕业后,就考上了高邮师范第一届中师,毕业后,在高邮司徒潭小学、三垛中学任教。同事中有两位老教师非常敬业,对每一个疑难字词都不放过,办公桌上总是放在一本翻烂了的大字典,朱延庆闲谈中跟父亲说起这件事,没有想到父亲记在了心上,为他买了一套辞海。从此这本1938年出版的《辞海》,就一直伴随在朱延庆的身边。

 

每每翻阅《辞海》,朱延庆总能看到父亲殷切的目光,学问学问,不断求学探索才能让自己更上一层楼。多年后,他说:“我最喜欢的一副对联,就是“数百年人家无非积善,第一等好事还是读书。”1963年已经结婚生子的朱延庆参加了高考,考上了南京师范学院。在南京师范学院读书期间,朱延庆随身不离的还是父亲送给自己的《辞海》。

 

“那时候的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们,可真是不得了,徐复、葛毅卿、唐圭璋……每一位都是大师级的人物啊。”他深情回忆。除了名师,还有丰富的图书馆藏书。朱延庆喜欢写小卡片,经常把平时收集到的一些方言字、词带到图书馆去找资料,进行分析比较研究。可惜的是,这些珍贵的小卡片,在“文革”期间被付之一炬。

 

师范语文老师

 

1968年,朱延庆大学毕业后,分配到高邮继续从事教育工作,他从一名普通的教师,成长为高邮师范学校的校长,高邮分管文教的副县长,为高邮教育做出杰出贡献。

 

他在师范做语文老师,风光无限。“什么是语文课,看他的,什么是教研文章,看他的,是一位能教课会写作的才子型的老师,他对邮师文气的形成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一段时间钻研现当代散文的研究,出文章出专著,渐成大观。”(成授昌《文人云集的高邮师范》)

 

“即便没有在课堂上给我们上课的,比如我们八05)班隔壁的朱延庆老师,一身西装,风流倜傥,周身弥漫着书卷气,我们只要每天能够看上他一眼,就觉得心里舒服了,如同读了卞之琳的《断章》。”(晓橹《高范》)

 

为人师者,桃李天下,朱延庆是师范东门“身正为范学高为师”的好写照。

 

朱延庆的《散文理论与赏析》,就是利用每年的暑假,以一年一篇命题作文的形式,一篇篇地积累完成的。汪曾祺在那年的大年初一为他的作品集写序。他对《论散文的艺术机制——想象》《论散文的意境》《论散文的诗意》尤为满意。这些学术文章,都是发表在《文艺理论研究》等专业性杂志,以及大学学报上,而且时间较早,都在上世纪80年代。“我那时候教学,自己也喜欢写散文,研究散文,我就认为,在散文写作中,也是有着相对固定的规律,如果能把这些规律寻找出来,对于其他人的写作,也都是有帮助的。”朱延庆说。不仅有理论,朱延庆也有实践。他出过两本散文集:《三立集》和《三立集·续集》,因为“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”(《左传》)。

 

历史文化名城守护者

 

1984年,他任高邮县副县长,分管科教文卫口,在他任职期间,首先恢复了古文游台的风貌,又着手重修明代盂城驿。

 

文革期间,文游台被石油勘探局占用着,勘探局还在里面建有食堂,整天烟烧火燎。朱延庆看在眼里,急在心中。于是,由他出面,和石油勘探局进行了长久艰难的谈判,希望对方能够尊重古迹,搬离出去。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在一场场谈判中,终于劝离了石油勘探局。之后,满目疮痍的文游台才重现天日。盂城驿开始恢复修建,也是朱延庆主持的。“我还记得,当时盂城驿是一处生产麻绳的手工作坊,要让他们搬出去,同样要做大量的工作才行。”他自豪地说。

 

他还撰写孙云铸、夏书章、夏训诚、赵厚麟等高邮人的传记,邀请汪曾祺等高邮人士回乡玩玩。他说,有次,北京举行纪念孙云铸的活动,我作为家乡父母官应邀参加,当场来了40多位院士,都是孙云铸的学生。那时,我真的觉得太骄傲了。

 

他与汪曾祺交谊厚实,在《汪曾祺最后一次回高邮》文中,朱延庆用纪实的笔调,真实再现了汪曾祺回到故乡的行程。他回忆道,一次我对汪曾祺说:“王渔洋有两句赞誉秦观的诗,‘风流不见秦淮海,寂寞人间五百年’,风流不见汪曾祺,寂寞人间几百年呢?”他笑嘻嘻地答道:“时间越短越好。”

 

在高邮的土地上,光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就有6处:龙虬庄遗址、明代盂城驿、清代当铺、明清运河古道、镇国寺塔和平津堰遗址。前年,高邮市列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。呵护高邮这座古城,朱延庆功不可没。

 

江淮方言三专著

 

  语言史学家L.R.帕默尔说的:“语言忠实反映了一个民族的全部历史文化,忠实反映了它的各种游戏和娱乐,各种信仰和偏见。语言不仅是思想和感情的反映,它实在还对思想的感情产生种种影响。”无论是在教语文时候,还是在研究高邮地方文化的过程中,朱延庆特别关注一个问题,就是高邮话,口口相传,还有很鲜活的生命力,但写到纸上的时候,困难很大。

 

  朱延庆继承高邮“二王父子”的学术精神,查阅大量资料,或穿行在高邮的大街小巷中,走访会讲高邮话的翁妪。终于在2004年出版《江淮方言趣谈》,2008年出版《江淮方言趣话》,2015年出版《江淮方言趣事》,给人们“口中有、笔下错”的方言字词正了本清了源。

 

而他写作的《高邮》一书,作为《江苏县禹风物丛书》的第一部,被列为宣传地方文化的样本。

 

2018-12-15